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销商品

所有分类

浏览历史

© 2005-2019 掰玉米棒难把它们运回晒坝就考验体力和耐力了。我的儿子开胜小一次只能背五六个妹妹的儿子春林抢着要背八九个。当知道没有外助只能自量力而行时开胜只留四个春林也只剩六个了。才背七八百米远儿子的脚就开始打颤春林也学样了。我有点心疼如果走不动了就找个坎歇歇,表哥撑起来了俩小家伙又加快了脚步。刚到晒坝背篓一放他俩就坐在凳上直喘气。我倒完玉米棒解开春林的衣服,两个稚嫩的肩膀被背篓系勒出两道深深的血印。开胜亦然我有些懊悔咋让这么小的家伙去参加这样苦的活儿,妹夫知道了会怎么说另一个念头也升上来,这些城市长大的孩子这些新生代的农民工必须知道农活是一个个具体生动的画面。第三趟中途歇息就成自然我也放纵他们了母亲责怪我父亲却逗俩小家伙,俩小家伙一对视笑了我们也大笑起来。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